傲世皇朝注册


招商QQ:3270561200
  • 城乡学校,手拉手一起走

      义务教育“乡村弱”问题怎么破解?在浙江,城镇优质学校与乡村薄弱学校结成教育共同体,通过融合型、共建型、协作型等几种模式,将城镇优质教育资源下沉到乡村,激发乡村学校内生活力。

      这不是单向的“输血”,农村学校的特色优势也能反哺城镇学校,借助新技术手段,实现双向融合、共享共用。  

      下课铃响,浙江省瑞安市新纪元实验学校芳庄校区热闹起来。修葺一新的操场上,活跃着孩子们运动的身影;教室走廊上,学生们三五成群愉快地交谈。

      “这样的画面,在两年前很难想象。”这所瑞安西部山区乡村学校的党支部书记陈旭剑感叹道。几年前,芳庄乡每学年户籍适龄儿童有200多人,可芳庄乡学校的生源却一再流失,2018年招收的一年级新生只有3人。办学效率低、教育成本高,学校难有办学活力。

      义务教育“乡村弱”问题怎么破解?经过调研论证,芳庄乡决定把山区乡村学校办学交给优质学校托管。从2019学年开始,芳庄乡学校成为瑞安市新纪元实验学校芳庄校区。不到一个学期,办学质量提升显著,当年秋季招生就回升到90人。到了第二年,该校区招生人数已变成263人。

      城乡学校“手拉手”结成义务教育共同体后,这样喜人的变化,正在浙江各地乡村中小学里发生。去年年底,浙江省教育厅等四部门共同发布《关于新时代城乡义务教育共同体建设的指导意见》,浙江成为全国首个全省域开展城乡教育共同体(简称“教共体”)建设的省份。

      强校托管弱校,办学同步化

      在群山围绕的衢州市柯城区七里乡大头村,鹿鸣小学七里校区是一所“小而美”的乡村学校。校园里立起的LED大屏上,正滚动播放“在校一日生活圈”的画面;依托“数字化校园”建起的全科教室里,七里校区的学生可以和本部同学“云共享”同步课堂;劳动实践基地“淘源”菜地里,蔬菜旁有二维码,傲世皇朝,学生还能体验网上直播卖菜。

      作为柯城区探索“一校两区”模式的发源地,被鹿鸣小学托管14年来,七里校区的变化巨大。2006年城区“强校”鹿鸣小学和偏远山区的七里小学挂钩合并,开启了试点改革。

      柯城区教育局副局长刘秀芬说,“一校两区”或“一校多区”模式,是由一所城镇学校与一两所乡镇学校重组,城区“强校”来托管农村“弱校”,开展同步化办学,校区间不仅能无障碍调配人、财、物资源,而且实行一体化考核评价机制。如今,该区已有9个这样的融合型“教共体”。

      “教共体”内的城乡学校,不是简单的送教支教或结对帮扶,通过融合型、共建型、协作型等几种建设模式,让城镇优质教育资源下沉到乡村,激发乡村学校内生活力。

      “如何破解优质教育城乡不均衡问题,让乡村孩子‘读好书’,已经成为教育发展到优质均衡新阶段面临的新问题。”浙江省教育厅基础教育处副处长朱国清说,离开乡村教育优质均衡,就不是真正的教育现代化。

      推进“教共体”建设,正是要推动城乡学校共同发展、优质均衡,促进乡村学校质量提升与特色化发展。截至去年年底,浙江全省所有1025所乡村小学、271所乡村初中已实现“教共体”受援全覆盖。在此基础上,浙江提出,全省域推行“教共体”建设。今年,新增城乡义务教育共同体结对学校1500所。

      教师双向流动,发展可持续

      “教共体”以强带弱、共同发展,关键依靠什么?只有教师们愿意去、留得住、教得好,才能真正推动乡村教育可持续、高质量发展。

      “现在芳庄校区的老师几乎都是新纪元实验学校派来的。”陈旭剑说,结成“教共体”之前,该校在编教师17人,50岁以上的就有11人。年轻教师流动过来后,新纪元实验学校的优秀办学经验也流动到芳庄校区,在课程教学、德育活动、师资培养等方面都有不少改革创新。

      为了让城乡教师双向流动起来,浙江省在《关于新时代城乡义务教育共同体建设的指导意见》中,专门对推动师资流动、优化激励机制等提出新办法。比如,今后浙江各地可以将精简收回和挖潜调剂出来的各类事业编制资源,统筹用于补充中小学教职工编制,并向“教共体”适当倾斜。

      中小学教师实行“县管校聘”管理,也是一项突破。各地教育行政部门将加强县域内“教共体”内部师资的统筹管理、调配和交流。优先满足“教共体”内教师的双向交流和城乡有序调动,优化师资结构。

      在融合型“教共体”内,教师将实行无障碍调配;共建型“教共体”的核心校要选派骨干教师,到每一所成员校任教;协作型“教共体”则根据学科要求,指派一定数量教师到乡村学校支教。此外,通过建立“名师工作室”,指导乡村学校中青年教师成长;通过乡村教师到共同体学校轮训、常态化开展教师网络研修等方式,提高乡村教师的专业能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