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世皇朝注册


招商QQ:3270561200
  • “背奶妈妈”:给“37度的母爱”一个保鲜空间

      “背奶妈妈”:给“37度的母爱”一个保鲜空间

      □ 本报记者 王莹

      今年1月14号,女演员热依扎在微博晒出了两张自己工作期间的“背奶日常”照。一张是她赶火车时在车站“背奶”,另一张是在荒郊野外的拍摄地“背奶”。这条微博一经发出,就引起公众热议,也引发了众多职场“背奶妈妈”的共鸣。

      在全社会提倡母乳科学喂养的背景下,越来越多的年轻妈妈在重返职场后,开始选择以“背奶”的方式来维系这份“37度的母爱”。但与此同时,国内公共场所配套的母婴室(又称“哺乳室”)十分缺乏,用人单位设置母婴室的更是少之又少。这些“背奶妈妈”不得不东躲西藏、偷偷摸摸地吸奶,有些妈妈因为顶不住巨大的精神压力,只能被迫断奶。  

      因此,如何才能让“背奶妈妈”打赢这场哺乳权益保卫战,让这份“37度的母爱”能够持续保鲜?这个难题是时候该解决了。

      “背奶”解决母乳喂养难题

      “背奶”是指,职场妈妈在重返工作岗位后,将专业的吸奶、储奶设备打包带到单位,利用工作间隙完成吸奶、冷藏、保存等一系列操作,等到下班后再把吸出的母乳和设备背回家,让宝宝即使不在妈妈身边,也能顺利喝上母乳。

      热依扎的“背奶日常”之所以能引发大家的讨论,是因为照片里的细节生动展现了“背奶妈妈”这个群体时刻都要面临的尴尬境地。在拍摄电视剧《山海情》时,热依扎刚生孩子不久,选择母乳喂养的她只能带宝宝一起进组。赶火车时,为了保障宝宝的“口粮”,她穿着宽松的外衣,里面“藏”着正在工作的全套吸奶设备。

      有人质疑她在大庭广众之下吸奶实在是有碍瞻观。但曾经历过母乳喂养的妈妈都很清楚,当面临着涨奶的疼痛、赶火车的匆忙和高频使用中的车站母婴室,形象和体面已经太不值得一提了。

      除了在车站“背奶”,热依扎在拍戏时还在车里背过奶、在化妆时背过奶。在荒郊野外拍戏时,她还要提前准备好干净的水,在车里清洗全套的吸奶设备。

      如果说演员这个职业的灵活性、机动性无法代表大多数的职场“背奶妈妈”,那在福建省福州市某事业单位任职的办公室职员刘晓晨则道出了这个群体大部分人的心声:“这个‘背奶’的‘背’字实在是太形象了。我们单位不仅没有哺乳室,连存放母乳的冰箱也没有。我每天上班不仅要带上电动吸奶器、集奶器和清洁用具,还要带上蓝冰保冷奶包,保证吸出来的母乳不变质。”

      此外,她还准备了便携式紫外线消毒柜和沥干盒,用来消毒和存放吸奶器和储奶器具。

      其实,与“背奶”的辛苦相比,在单位如何完成“吸奶程序”才是刘晓晨最头痛的。

      职场“背奶”坚持不易

      根据第一财经2019年3月发布的《中国城市母婴室白皮书》,我国内地所有城市总共拥有的母婴室数量仅有2643间。在已配备母婴室的城市中,只有7座城市拥有超过100间母婴室,二线及以下级别城市母婴室数量平均不足10间。

      另有统计显示,北京是全国拥有母婴室最多的城市,但90%都在商场、机场、地铁站等人流量较多的公共区域。有关机构也在2019年发布了职场妈妈生存状况调查报告,发现只有8.22%的职场妈妈表示所在公司设有母婴室。这意味着,对于刘晓晨和她几位同样需要“背奶”的女同事来说,卫生间、会议室、办公室、私家车等地,都曾是她们的“战场”。

      “躲在卫生间隔间里吸奶,只能把所有用品都放在马桶盖上。可吸奶毕竟是要给宝宝吃的,这种环境能卫生到哪里去?”刘晓晨说,如果在会议室或者办公室,就只能在午饭或者午休时间才能避开男同事,有时还得需要关系好的女同事帮忙“盯梢”。

      但是,哺乳期的女性每隔两小时左右就需要吸一次奶,否则就容易涨奶,轻则疼痛难忍,重则引发高烧和乳腺炎。等不到午休时间就涨奶时,刘晓晨只能找借口躲到地下车库,在自己车上完成吸奶程序。

      在某写字楼做财务工作的徐风,也曾面临和刘晓晨同样的精神压力。不同的是,她没有私家车,通常乘地铁上下班,所以只能躲在公司的卫生间、更衣室、储藏间等无人角落吸奶。

      “在地铁站过安检时,我还经常需要打开蓝冰保温包,给安检员解释里面的液体是什么,讲不通的时候只能自己试喝。”说起这段经历,徐风只能苦笑。于是,在坚持当了3个月的“背奶妈妈”后,她还是选择放弃,被迫给孩子断了奶。作出决定的那一刻,她忍不住大哭了一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