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世皇朝注册


招商QQ:3270561200
  • “鲟梦者”危起伟:无比期待十年后的长江

      “鲟梦者”危起伟:无比期待十年后的长江

      本报记者 赵征南 驻鄂记者 钱忠军

      随着十年禁渔的推行和《长江保护法》的实施,长江大保护又一次成为两会代表委员的关注焦点。

      长江如母亲慷慨地给予人们一切,却也因人们的过度索取而伤痕累累。长江病了,而且还病得不轻,生物完整性指数已经到了最差的“无鱼”等级——这是多么沉重的话语。  

      长江究竟还剩多少种鱼?在距上一次长江渔业资源全面调查的40多年后,从2017年起,国家有关部门设立专项资金,部署开展长江渔业资源与环境调查工作,流域内相关研究所和高校等共20多家单位共同参与,该调查的首席科学家为中国水产科学研究院研究员危起伟。

      危起伟是农业农村部淡水生物多样性保护重点实验室主任、世界自然保护联盟物种生存委员会鲟鱼专家组成员,其主持完成的“中华鲟物种保护技术研究”成果曾获国家科学技术进步二等奖。他向记者透露,专项调查已经基本查清了长江渔业资源与环境家底:长江流域历史上分布有4300多种水生生物,其中鱼类有435种,约占我国淡水鱼类种类数的三分之一,但是,此次专项中采集到的鱼类仅有311种,占历史分布鱼类总种数的71%。同时,还有一些好消息,包括多年未见的鱼“突然冒出来”、2020年鄱阳湖刀鲚数量增长等等。

      “坚定不移走好生态优先绿色发展之路,是长江经济带践行新发展理念、构建新发展格局、推动高质量发展的必由之路。”危起伟相信,随着长江生态综合保护措施逐步到位,长江水生态环境未来将显著改善, “十年后的长江,我无比期待”。

      建成单体最大的鱼类迁地保护人工水体

      盯着游来游去的鱼儿,看一整天都愿意

      “中华鲟陆—海—陆人工保种繁育基地项目正全力推进,直径66米,水深4米,水体量9000立方米,这个巨型中华鲟仿自然巡游地将成为世界上除商业海洋馆外,单体最大的鱼类迁地保护人工水体!”

      “农业农村部召开常务会议,聚焦实施拯救行动计划、加强珍稀濒危物种资源及其栖息地保护修复等重点任务,加快推动长江生物多样性保护工程项目落实落地。抓紧建立长江水生生物资源监测网络,做好长江禁捕效果评估和生物完整性指数评价……审议并原则通过《长江生物多样性保护工程建设方案(2021-2025年)》,这对于保护中华鲟、长江鲟、长江江豚而言,是重大的利好!”

      进入3月,伴随着《长江保护法》的正式实施,长江大保护迎来多个好消息,这让危起伟紧锁的眉头舒展不少。61岁的他依然奔波于长江水生生物保护的各种重要场合。他在上海参会的行程安排得非常紧凑,会议一结束,就马不停蹄地奔回湖北的繁育基地。

      “如果说搞农业研究的必须要‘下田’,搞渔业研究的就必须要‘下水’,到水边去,到水里去,一直待在实验室里是不行的,实践出真知。”危起伟说,他的工作40年如一日,快乐的时光总是与长江相伴,让他盯着繁育基地里鱼儿游来游去的画面,欣赏一整天他都愿意。

      鱼儿是他的命。

      时针拨回到1960年,危起伟出生在江西的一个知识分子家庭。他的童年在德安县度过,流经县城的博阳河再奔腾几十里地就是鄱阳湖。

      他从小在水边长大,印象最深的儿时记忆几乎都与水有关:到了夏天,大人、孩子都聚在河里游泳,看着清澈见底的河水中成群鱼儿从身边游过;外公是能干的渔民,那时没有电鱼、毒鱼,捕鱼就靠鸬鹚,在渔船的桅杆站上一排,逐个下水抓鱼;外婆则擅长烹饪河鲜,在锅里将餐条煎得两面发黄,一勒很容易将左右两瓣鱼肉和中间的脊椎刺分离,一条鱼两口就吃完,那是最美的味道。

      年少的他,从未想过有朝一日能走上鱼类保护与研究的舞台。

      家境贫寒、2次辍学、放了2年牛,当了一段时间学徒,小学到高中累计上学时间只有6年。危起伟为此付出了更多的努力,成功考入当时的江西大学,专业为生物学。

      “那时也没什么职业规划,就是误打误撞。父亲对我选的专业非常不满意,说‘生物学有什么用?’但我坚持自己的选择,大学期间除了吃饭、睡觉,就是读书,本校和外校的专业课本都被读了个遍,并着重加强了外语的学习。”他说。

      毕业时,他从南昌前往沙市,进入中国水产科学研究院工作,“那时上大学都不问家里要钱,所有的钱都是国家出的。国家培养了我们。我们的态度基本都是‘服从分配’”。

      选择水产,并非他的志向,可他却坚持了半辈子。

      从自然中学习中华鲟的奥秘

      最初对死去的中华鲟无感,慢慢地会流泪

      从进长江所的那一刻起,危起伟就与鲟鱼结下了不解之缘。

      起初,危起伟对鱼儿还谈不上“感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