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世皇朝注册


招商QQ:3270561200
  • 归巢与守望:返乡“小镇青年”群体探究

      你眼中的小镇青年是什么样的?是在城乡改革浪潮中激情创业的乡镇实业家,还是影视作品里落魄、挣扎的城市边缘人群?是热衷K歌、手游、直播的重度玩家,还是短视频平台中积极自我表达的网络文化新力量?从努力在城市中谋生的务工者,到漂泊流转后返乡的建设者;从思索社会与人生价值的青年学生,到扎根故乡默默辛劳的“小镇留守者”……今天,小镇青年的形象越来越丰满,他们既有生机活力,也有困惑与焦虑。

      在乡村振兴战略指引下,立足于“十四五”时期“推进区域协调发展和新型城镇化”的目标任务,乡村建设和城镇发展成为社会关注焦点。在万物互联的当下,小镇青年成为我们深入理解城乡变化、乡村振兴和新型城镇化建设的重要样本。在此背景下,调查研究小镇青年的所思所想、所为所盼具有重要意义。为此,《光明调查》与《智库》双版联动,共同关注小镇青年,分别以记者采访、实例调查的形式和数据分析、专家研究的方式共同聚焦这一群体。本期让我们走近小镇青年中返乡创业的“新锐一族”,在他们的成长与诉求中感受时代脉动,聆听青年心声。  

      近年来,在大城市生活压力和家乡政策吸引下,一些在城市里工作的小镇青年陆续回到“小镇”,一场青年人口的反向流动,正在逐渐凸显。

      这一次,我们把目光投向那些有过繁华城市经历却最终回到乡镇的年轻人。他们看过外面的世界,却还是选择了回乡,这些活跃在“云”上的小镇青年不仅创造了个人的事业,还带动了一个群体或地方的发展,让我们感受到中国乡土万千平凡角落被看见、被照亮、被改变的种种可能性。

      华丽转身:

      重回小镇,青春力量在“云”上飞扬

      “新农人”培训班,让山货“跨山出海”

      “阿娟,教教我怎么拍短视频。”“勇哥,帮我宣传新开的火锅店吧!”在四川省阿坝州小金县四姑娘山镇双桥村,何瑜娟、刘明勇夫妇是有着多重身份的“大忙人”:拥有200多万粉丝的主播、农村主播培训学校的校长、贸易及科技公司的创始人。

      2017年,随未婚夫回乡领证的何瑜娟第一次走进了四面环山、山高路险的小金县四姑娘山镇:又黏又糯的高山土豆、鲜香无比的绿壳鸡蛋、肉质细腻的跑山猪都让她觉得无比新鲜,然而闭塞的交通和信息,让这里丰富的物产不被外界所知,更别提销售出去了。

      “如果我留下来待一段时间,我可能会改变一些东西。”起初刘明勇得知何瑜娟想要留下时,他有些费解:“我们当地人都想有一份体面的工作,只有混不下去了,才想回去。”

      乡亲们自制的蜂蜜、鞋垫,当地特产虫草、松茸、牦牛肉、苹果……都出现在了何瑜娟的朋友圈里。后来,这位彼时年薪百万元、常驻欧洲的国际导游凭借着自己的经验和资源,又在各大网络平台发布乡村生活的短视频、注册贸易和科技公司,带领亲戚、村民们走上了短视频宣传和直播带货的致富路。

      2017年至2020年,何瑜娟通过网络直播等方式,精准帮扶当地农户达1500户,其中包括贫困户50户,2020年销售额达1000万元。

      面对越来越多找上门的村民,她想到“与其我帮你卖还不如我教你卖”“思想扶贫,才是真正的扶贫”,除了直播带货,她还专门成立了小金县农村主播培训学校,教授有带货热情、愿意学习的乡亲们使用抖音、淘宝等软件,教大家直播、在热门的音乐伴奏中跳舞以及有效推广自己的土特产。如今,学校吸引了不少慕名前来拜师学艺的学员,有的学员不仅“卖了自家的石榴,还卖了整个村的石榴”。

      和何瑜娟一样同为四川人的王生,在“第二故乡”广东佛山白坭镇深耕多年,如今他不仅是一名现代农业的职业经理人,还兼任着当地的文化站宣传员。“种蘑菇需要哪些原料”“挑选蘑菇的秘诀有哪些”“曾经焚烧的秸秆如何变废为宝成为培养基”……王生不仅通过这些视频传播种菌、食菌知识,更是利用这些素材培训员工。在王生经营的公司里,经过培训上岗的员工中有当地200多人,占员工总数的三分之二,年龄在50岁以上的约占四分之一。这不仅带动了白坭镇的人口就业,又解决了部分富余劳动力问题。

      用新意守“艺”,让非遗展现新“芳华”

      我国不少宝贵的非物质文化遗产随着时代的变迁湮没在历史长河中,尽管贵州女子“两手腕腕会织面,十指纤纤会挑花”,但这经纬交织方寸间的功夫也面临着衰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