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世皇朝注册


招商QQ:3270561200
  • 警惕!日澳“大框架上”达成“针对中国”的防卫协定,有可能

    【环球时报综合报道】澳大利亚总理莫里森17日如期访问日本,并与日本首相菅义伟会谈,虽然当天双方并没有如外界所料签署宣告日澳进入“准军事同盟”关系的《互惠准入协定》,但他们仍宣布“在大框架上”达成了这个防卫协定。目前,关于协定的细节内容并未透露太多,但媒体一致认为其目标是“制衡中国”。在澳日首脑会后发表的联合声明中,也有不点名抨击中国所谓在南海和东海的“压迫性和单方面行动”的字句。对于这份被西方媒体称为“60年来日本第一份类似驻日美军地位协定的历史性防卫条约”,华东师范大学澳大利亚研究中心主任陈弘教授对《环球时报》记者说,这个协定一旦签署,其影响将是较为深远和长期的。将来在热点地区,如果发生具有张力的冲突,两个国家会共同策应美国的对华压力,无论在军事力量、物流方面,还是双方武装力量互访、互相培训、利用对方军事基地,对中国都是有实际压力的。他说,“中国本身不反对任何国家建立各种形式的同盟关系,但如果它们的目标是针对中国,或者威胁到中国国家利益和底线,我们将坚决做出必要的回应”。
     
    “历史性协定”及其争议
     
    在17日的联合记者会上,菅义伟宣布,日澳在大框架上达成了推进双方共同训练等的《互惠准入协定》。莫里森对此表示欢迎,称“在具有里程碑意义的防务条约——《互惠准入协定》达成原则性协议方面,今天迈出了特别的一大步”。
     
    日媒称,新协定如果生效的话,双方武装力量以共同训练为目的进入对方国家时,不需要审查。携带用于训练的武器和车辆等装备的手续也变得简单。迄今为止,日本和澳大利亚之间的防卫合作以海上自卫队和澳大利亚海军、航空自卫队和澳大利亚空军的训练为中心。预计在这个协定中,拥有网络和电子战部队的陆上自卫队和澳大利亚陆军的人员交流也会变得活跃。
     
    路透社17日称,这是一项“历史性的”防卫条约。美国在亚洲地区的这两个重要盟友将从此加强合作,以制衡中国在该地区日益扩大的影响。这份协定经过6年时间的磋商,还需要两国议会的批准。一经签署,将是日本自1960年签署驻日美军地位协定以来第一份类似的协定。1960年的协定允许美国在日本国内和周边地区建立海空军基地并驻军,作为美日军事同盟的组成部分。
     
    英国《卫报》17日称,一旦《互惠准入协定》最终敲定并获得议会批准,将标志着日本政府60年来首次允许美国之外的外国军队在其领土上行动。该协定将为日澳加强防务合作和联合军演铺平道路。
     
    2018年,澳大利亚国立大学教授布拉克斯兰在澳驻日大使馆发表演讲时,称《互惠准入协定》将“加快并促进快速和无缝的互操作能力”,“使澳军可能在日本任何地方部署,以应对诸如印度洋海啸、菲律宾台风这样的危机”。他提到,日本发生福岛核灾难时,澳空军C17运输机搭载了援助设备,但由于没有事先商定的行政程序,很难将设备卸载。
     
    澳大利亚联合通讯社17日称,《互惠准入协定》将是澳在扩大与日本的防务关系方面迈出的一大步,并向该地区发出一个信号,即日本希望在印太地区发挥更广泛作用。不过,自2014年以来一直在谈判的该协定的争议之一是,澳大利亚反对该国军人可能依据日本法律被判处死刑。澳大利亚广播公司(ABC)称,前美国国防部东亚问题高级专家肖夫表示,二战后实施的《日美地位协定》一直是东京和华盛顿之间紧张关系的历史根源,他说:“美军犯下的许多罪行中,嫌疑人在规定时间内未移交,在某些情况下根本没有移交。这导致日本民众对这种方式产生了真正的政治不满。”这使得《互惠准入协定》在日本也具有政治敏感性。报道称,在澳外长佩恩上月访问日本时,澳日谈判代表已就这一协定进行了数周的讨论,试图在莫里森访问时正式签署。此前,也有多位澳大利亚部长和总理在访日前,暗示协定即将达成,但后来都迟迟没有下文。
     
    “实现自由开放的印太”
     
    共同社早在11月3日就称,日澳《互惠准入协定》已进入“最终协调阶段”,将在本月中旬莫里森访日中“予以确认”。《澳大利亚人报》17日也报道说,双方首脑当天结束一对一会晤后,将出席“新的防卫条约的签字仪式”。但实际上昨天东京还是没能见证《互惠准入协定》的签署。不过,在“实现自由开放的印太”这一议题上,两国首脑一拍即合。据日媒报道,菅义伟在17日的会谈中表示“想确认日本与澳大利亚就实现自由开放的印度太平洋强化合作一事”,莫里森说:“追求自由、构筑以市场为中心的经济,是志向相同国家的特别责任。”
     
    17日,两国首脑在主张在推进防卫、经济等领域合作的联合声明上签字。据共同社报道,声明就南海局势强调“再次确认强烈反对加剧紧张的威胁性尝试,共享了对包括军事化和导弹发射等严重事件的关切”。声明还针对东海形势,表示强烈反对“追求现状变更、提高紧张感的压迫性和单方面的行动”。
     
    日本NHK电视台称,菅义伟与莫里森会谈的背景是对“加强海洋活动的中国”的强烈担忧。日澳互相定位为“特别战略合作伙伴”,将与美国、印度等国合作,以实现自由开放的印度太平洋为目标。
     
    莫里森17日下午还与日本前首相安倍晋三会谈一小时,就“与包括美国、印度在内的国家在安全保障领域加强合作非常重要”达成一致认识。其中,安倍提到了11月在印度近海举行的日本海上自卫队和美国、澳大利亚、印度等国海军的“马拉巴尔”联合军演,并表示“训练成功真是太好了”。两人一致认为,为了实现自由开放的印度太平洋,加强安全保障领域的合作非常重要。
     
    陈弘认为,直至目前,日本的军事盟国真正意义上只有美国,如果日澳签署了这样一份协定,它会成为世界上第二个仅次于美国与日本有共同防务的国家,这等于是准军事同盟。尤其是在现在美国政府推行“印太战略”过程中,日澳作为美国四边中一南一北最重要的两个盟友。这份协定一旦签署,其影响将是较为深远和长期的。
     
    日本社科院日本所研究员王屏对《环球时报》记者说,《互惠准入协定》很明显违反了“和平宪法”,而且如果将来日澳有可能互派军队或建立军事基地的话,也是违反“和平宪法”的,日本前首相中曾根康弘与安倍晋三分别提出过建立政治大国与军事大国的目标,这就决定了日本必定要走修宪的道路,将其影响力扩散到世界各地。
     
    日澳关系突然升温
     
    据日本NHK电视台报道,菅义伟17日对莫里森表示,“我出任首相之后,第一个打来电话的是你,迎来的第一位外国首脑也是你。”另据日本时事通讯社报道,莫里森17日在与菅义伟的会谈中亲切地招呼说,“我想现在开始叫你‘yoshi’(义)。请叫我‘斯科特’。”“斯科特”是莫里森的名,安倍曾在推特上这样叫过莫里森,报道称,菅义伟对莫里森的提议“带着害羞的笑容听着”。
     
    菅义伟与莫里森17日的会谈还讨论了新能源领域。莫里森在共同记者发表会上表示,关于向日本出口液化氢作为新能源的计划,“明年3月可以发货”。两位首脑表示欢迎RCEP的签署,并就早日生效达成合作。
     
    “不难发现,澳日关系在过去几个月显著升温”,ABC称,新当选的日本首相菅义伟在与外国领导人通电话第一个选择了莫里森,美国总统特朗普都排在了后面,而美国是日本最为紧密的盟友。上个月,澳外长佩恩和防长雷诺兹先后到访东京,与日本外务省、防卫省官员展开会晤。与以上两次会晤相同,在莫里森与菅义伟的私下谈话中,中国及其日益增强的影响力一定是个重要的话题——崛起的中国让澳日两国走得更近。不过,澳日首脑会谈通常会用“建立在规则之上的秩序”、“自由与开放”或者“和平与繁荣的印太地区”这类词语来限定。
     
    日本NHK电视台主持人表示,莫里森即便在回国后需要隔离14天的情况下也要坚持访问日本,这反映了他的危机感。美国彭博新闻社17日称,澳大利亚寻求与地区国家建立防务关系,以应对中国的“挤压”。
     
    17日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在例行记者会上谈到有关中澳贸易摩擦时表示,澳大利亚国内一些人固守冷战思维和意识形态偏见,更多地视中国发展为威胁,并随之采取了一系列涉华错误言行,这是导致中澳关系急剧下滑并陷入困难局面的根本原因。
     
    彭博社17日称,澳大利亚在“四方安全对话”以及“五眼联盟”等其他多边组织中发挥主导作用的举动,可能会导致北京方面进一步惩罚澳大利亚。

    相关阅读